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沧州最新新闻 >

唐代寺院构成整套饮茶秩序礼节

发布日期:2021-01-19 21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寺庙都有“奠茶”或“供佛茶”,并且对于以茶供佛有诸多具体仪轨,都写入了禅林清规。尤其是在唐代,佛教中国化的过程基础实现、佛教全面昌盛之际,坐禅饮茶的茶道已经蔚然成风时,以茶供佛也在寺院构成固定禅规。

  在佛教寺院,僧侣们不仅种茶、制茶,坐禅饮茶,以茶助修,以茶待客,而且还用茶汤供佛。据《云仙杂记》卷六记载:“觉林院志崇收茶三等。待客以惊雷荚,自奉以萱草带,供佛以紫茸香。盖最上以供佛,而最下以自奉也。客赴茶者,皆以油囊盛余沥以归。”

  “禅茶一味”,首先在于“悟”,因茶悟禅、因禅悟心、茶心禅心、貌合神离。茶在饮、禅在参,参禅如品茶,品茶可参禅,“禅茶一味”所寄托的恰是一种淡泊喧扰的茶禅境界,一种古雅澹泊的审美情趣。

  天天吃的有食品和药物,而喝的只是茶苏。有人认为,“茶苏”是茶和紫苏调制的饮料,可能起到提神少睡、避免睡眠的作用。这条记录阐明,寺院打坐已开端用 茶。单道开饮茶,是与其它药物同时服用,是与道家服饮之术相相似的,可见当时的佛教仍是受道教药石观点影响。但单道开打坐日夜不眠,因而其饮茶除了摄生保 健,还有一个主要的作用,即提神破睡,此时,茶在坐禅中的功能已开始被意识。

  僧人饮茶的最早记载可追溯到晋

  佛教自传入中国后,与茶的缘分就越来越深,禅与茶的融合也更加普遍跟深刻。从坐禅饮茶、以茶止睡解渴到寺院大范围地种茶,从以茶待客到以茶汤赡养诸佛祖 师,将茶引入肃穆的宗教仪轨中,茶已经成为僧侣参禅悟道、寺院日常生涯不可缺乏的一部门。茶禅文化学者吴立民认为:“以茶作供品,作空性观,既容易悟得缘 起性空的道理,又显实相不空的法门,这是修密供茶的茶道,也可说是修秘密禅的‘密禅’茶道。”

  唐代坐禅饮茶成为禅师的必修功课

  有一种说法,佛教于汉代传入中国,为了能破稳脚跟以便进一步传法,也乐意依靠于道教、仙人等。所谓“诵黄老之微言,尚浮屠之仁祠”,将佛教与黄老之术相混同的景象在汉代十分广泛。

  从各种史料中能够发明,南北朝时跟着佛教的进一步传播发展,寺院饮茶已很普遍。

  《五灯会元》有记:师问二新到:“上座曾到此间否?”云:“不曾到。”师云:“吃茶去。”又问那一人:“曾到此间否?”云:“曾到。”师云:“吃茶去。” 院主问:“和尚,未曾到教伊吃茶去即且置,曾到为什么教伊吃茶去?”师云:“院主!”院主应诺,师云:“吃茶去。”

  魏晋时代,随着佛教在东土的进一步流传,佛教经典日渐增多,关于僧人饮茶的最早记载,也可追溯到晋代。据传,敦煌人单道开,在东晋(穆帝永和二年)住在昭 德寺修行。据说他在室内打坐时,不怕寒暑,昼夜不眠,诵经四十余万言,日服镇守药数丸,大如梧子,药有松蜜、姜桂、茯苓之气,时饮茶苏一二升而己。

  从唐代起,许多寺院就在清规的基本上形成了一整套详细的饮茶程序和礼节,并常常举行茶会,如天台山的万年寺、余杭的径山寺、郸县的天童寺等,遇有朝廷钦赐的庆典或祷告,则举行盛大茶礼。其中比较著名的是浙江余杭径山茶宴。

  东汉末年,作为佛教通用修行方法的禅也开始传入中国,当时影响比拟大的重要是凝心入定、坐禅数息的形式与方式等。此时,饮茶还不非常普遍,在汉代尚未见到僧人饮茶的记载。

  ■珍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

  以茶供佛造成固定禅规

  据说,宋代圆悟克勤禅师曾手书“禅茶一味”送给当时随他学法的日本弟子,后辗转传到村田珠光手中,珠光将此墨迹挂在茶室中,终日仰怀禅意,一心点茶,终于悟出“佛法存于茶汤”的道理,从此,“禅茶一味”便成为日本茶道的最高境界。

  唐代良多寺院曾举办隆重茶礼

  “禅茶一味”

  冈夫先生编著的《茶文化》一书,对径山茶宴这样记述道:“在茶宴上,要坐谈佛经,表演茶道,吟诗作词。如浙江余姚径山寺的径山茶宴就有必定程序:先由主持 僧亲身‘调茶’,以表对全部佛众的敬意。而后由僧逐一献给宾客,称为‘献茶’。宾客接茶后,先观茶色,后闻茶香,再品茶味,评其茶,赞其好。把佛家清规、 品茶谈经与佛教哲理、人生观念都融为一体,开拓了中国茶文化的新天地。”

  茶禅轶事

  “吃茶去。”

  法门寺地宫存有世界上最古老茶具??

  (本文局部内容参考《中国禅茶文明的渊源与流变》《茶禅一味》《茶禅论》)

  释道悦的《续名僧传》说:“宋释法瑶,姓杨氏,河东人。永嘉中过江,遇沈台真,请真君武康小山寺,年垂悬车,饭所饮茶。永明中,敕吴兴,礼致上京,年七十 九。”这条记载解释了僧人饮茶能长命,反应僧人将茶作为养生保健的饮料。《渊博物志》中的昙济道人是有名的高僧,在八公山东山寺住的时光很长。八公山一名 北山,附近寿州,是古代名茶“寿州黄芽”的产地。南朝宋孝武帝的两个儿子到八公山东山寺去访问昙济,喝了寺里的茶,大为赞美,称为甘露。《洛阳伽蓝记》也 多有在寺院饮茶的记载。

  据懂得,在法门寺地宫供奉物中,就有唐代系列茶具一套,系唐僖宗自用以供佛的,是最可贵的皇室茶具,也是世界上现存独一最古老的茶具。

■吴昌硕 1908年作 折梅煮茶图 雅昌供图 ■傅抱石 1947年作 煮茶图 雅昌供图 ■启功 1989年作 行书“吃茶去” 雅昌供图

  明代乐纯的《雪庵清史》开列了居士逐日必需做的事,其中清课有焚香、煮茗、习静、寻僧、奉佛、参禅、说法、作佛事、翻经、懊悔、放生等等。把煮茗放到功课的第二位,足以看出禅门对茶的崇尚。

  茶禅文化学者吴立民认为:“以茶作供品,作空性观,既轻易悟得缘起性空的情理,又显实相不空的法门,这是修密供茶的茶道,也可说是修机密禅的‘密禅’茶道,bb9c8.cn。”

  演至唐代,禅在中国大范畴内得到传布,随同着禅的兴隆,坐禅饮茶也成为禅师的必修作业,茶助禅风,禅助茶情,禅茶于唐代在情势上得以融会。唐代封演在《封 氏闻见记》卷六《饮茶》一文中就有描写:“南人好饮之,北人初未几饮。开元中,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,大兴禅教,学禅务于不寐,又不夕食,皆许其饮茶。人自 怀挟,到处煮饮。从此转相仿效,遂成风气。起自邹、齐、沧、棣,渐至京邑。城市多开店铺,煎茶卖之,不问道俗,投钱取饮。其茶自江、淮而来,舟车接踵,所 在山积,色额甚多。”

  假如说唐代以前,僧人饮茶还处在养生、保健、解渴、提神等药用和物资功效阶段,那么,从唐代开始,可以说僧侣已将茶看作静心修身、参禅悟道之物,饮茶成为 佛教寺院每日的例行习惯。寺院中设有茶寮,是禅僧品茶香茗、争辩佛理、接待檀越的处所。还设有专门的茶头,来专门治理佛前献茶、众中供茶和来客飨茶。在法 堂的西北角设有茶鼓,在祭祖献茶汤,或是举行茶礼时击鼓,众僧闻鼓则集众行礼。宋王安国《西湖春日》云:“春烟寺院敲茶鼓,夕照楼台卓酒旗。”

  据相干有研讨者以为,“茶与禅在最初的接触中,只是外在形式上的。尤其是佛教在中国发展的早期,思维上依附于其它中国传统文化,在饮茶方面也难以有本人的精力发明。”